首页 > 新闻速递

错线找到爱

  林小燕如今29岁了,可还没找到心仪的对象,这可急坏了林妈妈,三天两头的给林小燕介绍对象,但愣是没有林小燕看上眼的。周围邻居都说林小燕眼光太高了,这辈子怕是注定要单身了!

  

  每当有人把这些话传到林小燕的耳边,她就有些恼火:我眼光高怎么了,我碍着谁了?反正我当小学教员,有工资可以养活自己,要他们管吗?话虽是这样说,但她的心里不免有些虚。哪个大龄女子不想嫁?但总不能像去市场买菜那样随便见了就买吧!

  

  这天,林小燕刚被老妈逼着相完亲回来,好友谢羽娜就来看她:“哦,你这次相亲怎样?”

  

  林小燕正喝着茶,差点没把一口水给喷出来:“是个机关公务员,离婚五年了,有一个六岁的儿子。一见我就说他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嫁给他,他好准备布置新房。我听了实在反感,没等他说完就赶紧走人了。”谢羽娜哈哈大笑:“这男人够让人反胃的,别生气,你是缘分还没有到,缘分一到爱情自然就来了。”谢羽娜比林小燕小两岁,一年前认识了一家健身公司的销售经理叫顾东旭,后来发展成了男女朋友。顾东旭的收入还算可以,将来供房也不会吃力,很快就要谈婚论嫁的谢羽娜怎么能理解林小燕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呢。

  

  有天晚上,林小燕和谢羽娜一起去逛街买东西,回来时,她们走进了一家常去的咖啡屋。这时林小燕的手机忽然“铃铃铃”响起。她翻开手机盖,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短信:“四年多没见了,你现在还好吗?”

  

  林小燕礼貌地回复了他:“请问你是哪位?”

  

  短信又至:“你连我的号码都忘记了吗?我是胡连贺啊!”

  

  林小燕搜遍大脑也没有胡连贺这个名字,她回复过去:“你发错信息了!”

  

  沉寂许久,正当她们要走出这家咖啡屋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对不起,你的号码是我以前的女朋友的,五年前我们分手了。打扰你了,请不要见怪!”

  

  谢羽娜好奇,一把抢过手机翻看那个陌生人的短信,她大笑:“小燕,现在还有人这么老土啊!竟然用这种方式追女孩子?”

  

  林小燕笑了笑,没有说话,心想可能真的是那人发错了。林小燕的这个号码是半个月前才换的。一个月前她和同事去一个学生家里做家访,那个学生的父母早在三年前离异,父亲是一家私企的小老板,见到林小燕后对她很有好感,家访后一天到晚打她的手机,搞得她整天烦恼不已,就换了个号码。

  

  回到住处,林小燕有些同情那个叫胡连贺的陌生人,都五年了还牵挂着前任女友,这么专情的男人,现在已经很少了。于是她发了几句安慰话过去。不一会胡连贺回复了消息,这时林小燕正好无事可做,接下来他们便用手机短信聊起天来。

  

  半个月后的周末,谢羽娜来找林小燕。闲聊中,她忽然想起那个陌生人的短信息,于是问:“小燕,那人还有没有发信息和你聊天啊?”

  

  “有啊!”林小燕说,“胡连贺说他和前女友在大学里就相爱了,毕业后一起到深圳找工作。繁重的工作压力和贫困的生活磨去了爱情和耐性,女友不久后远走高飞。待他事业略有成就时,他更是怀念以前爱情的美好,他为了等她,始终没有换过手机号码。不过他现在已经死心了,都快五年了,估计她早已是别人妻子了。他唯有祝福她了。”林小燕笑了笑又说:“胡连贺说,他打算下星期和我见面呢!”

  

  “你们还没有见面?”

  

  “怎么敢!”林小燕白了谢羽娜一眼,“现在报纸上网上,天天说网友见面被劫财劫色的。我连真名都没有告诉他,就说小名叫晏紫。我感觉他这个人呆是呆了些,但不像是个坏人,他还说他现在是一家公司的副总,不过这年头,满大街都是老总,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谢羽娜若有所思:“要不这样,我先给你去探探路,看看他是什么来头。要真是个骗子,你也用不着理他。”

  

  林小燕暗暗发笑,心里却忍不住想试试。她发了条信息给胡连贺,问他公司的地址,很快对方就把地址发了过来。她们搭出租车来到公司楼下,谢羽娜与林小燕交换了一下眼色,便一个人走进了公司。半个小时后,谢羽娜下来了。她愤愤不平地抱怨:“胡连贺真是个骗子,那家公司倒是真的,可副总是一个秃头大肚猥琐不堪的中年男子。我打听了一下,根本没有你讲的那个斯文儒雅、33岁、戴金丝边眼镜的胡连贺。”

  

  “真的是个骗子!”林小燕一直担心的结果被证实,不由得有些黯然神伤。接着一连三天,林小燕都没有给胡连贺发信息。很奇怪,胡连贺也没有再发短信来。有一天,林小燕忽然心绪触动,给他发了条问候信息,但半天也没有回复。她按捺不住便试着拨打那个号码,系统提示对方已停机。

  

  半个月后的一个傍晚,林小燕下班回家,刚要打开出租房的大门,门口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忽然站了起来,把她吓了一大跳。回过神一看,原来是谢羽娜的男友顾东旭神情黯然地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顾万博体育链接是加拿大(CSC)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万博体育链接网页版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链接网页页面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万博体育链接官网在开发之初就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省去繁琐的麻烦,让您轻松操作。东旭抬起了头,胡子拉碴脸色憔悴:“小燕,你有没有见到小娜?”

  

  “我已半个月没见到她了,怎么了?”林小燕打开门领着他进了租房,让他在沙发上坐着,并给他泡了一杯茶。

  

  顾东旭忽然眼睛红了:“一个星期前谢羽娜忽然提出要和我分手,我怎么求她,她也不愿回头。现在她的手机号码换了,住的地方也搬了,去她公司找又说辞了职。”

  

  恋爱中两个人吵架是常有的事,但这样仓促的分手却有些不可思议。林小燕问他有没有和谢羽娜吵架?顾东旭摇了摇头,说半个月前他们已看好房子,首期都付了,本来说好春节结婚的,有一天谢羽娜忽然在电话里提出分手,然后就消失了。

  

  安抚顾东旭走后,林小燕疲惫地靠在沙发上。前段时间她因为忙于考试,忙得天昏地暗的,已经好多天没有和谢羽娜联系,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鬼。顾东旭因为感情受到打击,请了半个月假。此后的每天晚上,顾东旭好似祥林嫂,不断地向林小燕诉说他和谢羽娜在一起的时光:“我知道她喜欢我陪她,可我经常要出差,她要惩罚我也不要这样啊,总该给我一个机会吧……”林小燕一边安慰他,一边想起胡连贺,便忍不住在心里骂:“这失恋的男人怎么都爱找我来倾诉痛苦的恋爱史?可疗好伤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他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

  

  顾东旭还算是“人性”未完全泯灭,休完假回去上班后,他还时不时会给林小燕打来电话,空闲时也约她一起去吃饭。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有天晚上,顾东旭忽然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呵呵,小燕,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善解人意!”林小燕不由吸了一口冷气:敢情自己在别人眼里像个泼妇不成?以后的接触渐渐多了起来,两人一直以朋友关系相处,其实他们心里都有些明白,那种关系有点暧昧,只是双方都没有捅破那层纸而已。

  

  10月底的一个周末,林小燕正在睡觉,清晨6点却被敲门声惊醒。她一打开门,顾东旭就闯了进来:“快起床,我给你报名参加了夏威夷双飞游,你快去洗脸。”不由万博体育链接是加拿大(CSC)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万博体育链接网页版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链接网页页面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万博体育链接官网在开发之初就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省去繁琐的麻烦,让您轻松操作。分说便开始给她收拾行李。

  

  夏威夷是个让人心情开朗的地方,似乎整个人也会变得纯净起来。顾东旭带着她来到海边的一个亭子里看海景,海风很大,忽然有沙子吹进林小燕的眼里。顾东旭小心翼翼地捧着她的头,细心地吹着,沙子终于吹了出来。顾东旭温情脉脉地看着她,林小燕重新闭上眼睛,以为他会趁机吻她,可他却忽然放下手,林小燕有些莫名的沮丧。

  

  “小燕,我们一起供房吧!”顾东旭忽然说。林小燕一时没反应过来,“反正首期已交了,我一个人又供不起,干脆我们一起供吧!”顾东旭补充说。林小燕张开嘴巴想反驳,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眼泪忽然簌簌地流了下来。

  

  回到深圳,林小燕和顾东旭两人开始往常的上班和约会,日子过得波澜不惊。林小燕再也没有去找谢羽娜,尽管顾东旭和她的爱情已结束,但毕竟曾经是她的男朋友,大家见面难免尴尬。

  

  再次见面时,便是在谢羽娜的婚礼上。不知是念旧情还是别的原因,谢羽娜发了一张请柬给顾东旭,顾东旭执意要带林小燕去:“你们曾经是好朋友,她结婚你怎么能不去呢?她结婚了,看见我们在一起相信也不会怪你的!”林小燕一阵黯然,心里有些忧伤:结婚这么大的事,谢羽娜竟然不告诉她一声。

  

  来到婚礼现场她才明白谢羽娜不请她的原因。站在谢羽娜身边的新郎三十来岁,戴着金丝边眼镜,不断有来庆贺的人喊他胡连贺,看到谢羽娜手指上的钻戒,就知道他身家不菲。林小燕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谢羽娜看中了胡连贺,以晏紫的名义和他接触、交往,而对自己却称没有这个人。劝胡连贺换号码也很容易,就说过去的已过去了,我们应该有新的开始等等。

  

  林小燕悄悄地退出了酒店,心里有股被欺骗的愤怒,她站在街边狠狠地踢向公车亭的一根柱子。没过多久,顾东旭发现林小燕不见了,他冲出酒店四处寻找,终于发现坐在一家商场门前鞋尖裂开的林小燕:“怎么了,你怎么了?”

  

  看着这个焦急寻找自己的男人,林小燕忽然笑了。鞋踢坏了,气也消了,这场错线的爱情夹杂了太多的心计和背叛,那又怎么样呢?庆幸的是她找到了真正关心她爱她的人。

  

  “没什么,我们去供房吧,不过你得给我留点零用钱,你七我三。”林小燕满脸灿烂地笑着说。“嗯!好的,以后钱全归你管,这是我的银行卡,现在给你……”说着,顾东旭一把抱起了林小燕……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