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第8章 灵魅,哀家与你势不两立!

“怎么了娜儿!”慕容烨一边仍然盯着苏娜的唇瓣,一边问道。

“怎么了?你这样直盯盯的盯着我干什么,不知道有些愕然!”真真的毛骨悚然,被人盯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嗯?”慕容烨想了想,说道,“刚才永贸跟我说,说他与欧阳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亲吻上了,我在想,我们第一次……”

苏娜,“……”

他们第一次……

一想到他们第一次做了什么,苏娜立即暴走,猛地一拍桌子,“你还敢提起,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想要了我的性命,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慕容烨,“……”

这不是没成功吗?

干嘛这么生气!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娜儿,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那荒郊野外,不是在耀煞麟袁山。”

他还记得那一次他身中剧毒,当她看到他时瑟瑟发抖的样子,他只觉得不喜,也不曾想到之后的今天,两个人会在一起,而他居然喜欢上了她。

“在荒郊野外?”苏娜仔细的回想,这是属于原主的记忆,在那个时候,她好像还没有穿过来。

“是啊!”

“哎呀,算了,不说这个了。”苏娜有些心虚,毕竟她不是‘她’。

她只是一缕魂魄从现代穿越过来,进入了原主的身体里而已。

“嗯?”苏娜随意地摇头晃耳,不经意间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在慕容烨的袖子中。

那是一个荷包,荷包上绣着精致的花纹,上面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有水里游的,可谓是将所有类别的动物都绣在了上面。

只是,这个东西她怎么看的这么眼熟呀!

“那是什么?”指着露出来的荷包,苏娜眯了眯双眸问道。

慕容烨见状,大惊,连忙用手盖住荷包,将荷包往袖子里塞了塞。

“没什么。”急于掩饰。

“没什么?”苏娜不相信,看慕容烨的样子,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没有什么,你藏什么?拿出来给我看看。”她勾了勾手。

“嗨,只不过是一个荷包而已,有什么好看的。”这回慕容烨将荷包往袖子里又塞了塞,以防它再掉出来。

这个荷包可是从灵魅手里拿来的,他可是牺牲了很大的代价才换到的。

他可不能让娜儿看到,万一让娜儿看到,他怎么有她给灵魅的荷包,那他就算有十个嘴巴也解释不清楚了。

苏娜皱了皱眉头,慕容烨今日的反应很是奇怪,有什么东西不能看的?

“你就拿出来给我看一眼,到底什么东西啊!好像是个荷包,是不是荷包?”

“这个……”他的眼神有些略微躲闪。

“那就是荷包喽,谁给你的,哪家姑娘?”苏娜继续询问,对于慕容烨在外面有女人,她好像一点也不介意。

因为苏娜知道,他与她的婚姻只不过是一纸条约,她又怎能束缚他的自由?

看到苏娜一副毫不介意又一副好奇的样子,慕容烨有些生气了,“苏娜,我如果在外面有个女人,你难道不生气?”

“我生什么气呀,我们两个本身就是有名无实,你有女人很正常啊!”苏娜无所谓的样子,然而她现在好奇的是那个荷包,“快点,你快拿出来看看。”

“我不。”慕容烨也是非常倔强,见苏娜毫不在意的样子,他有些赌气,看着她的樱唇,再想想龚永贸的话,心里想着一定要给苏娜一个教训。

想着,慕容烨直接扑了上去,用自己的手制止住她的头,一个吻就上去了。

“唔……”慕容烨发什么神经?

“娜儿别动,好好配合我。”在喘气的空档,慕容烨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响起。

苏娜还想要反抗,但想起慕容烨之前在茶厅里对她说的话,又想到绿意说慕容烨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事情,当下就停了反抗。

慕容烨见苏娜不再有抗拒心理,当下的动作就更加的随便了,手也不再禁锢她的头,右手揽着女子的腰间,左手则是放在她的颈后,缓慢的移步到床边。

“娜儿,我爱你……”

他直接将女子按在了床上,以男上女下的姿势看着她,很是深情的说道。

“……慕容烨,你…你不能……”

慕容烨用手堵住苏娜的嘴,然后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嘴唇旁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嘘,让我们好好享受。”

“慕容烨……你…”

“娜儿,都做过一次了,何必推辞,你迟早是我的人。”

“你……唔!”

苏娜还想要说什么,就被慕容烨那霸道的唇给堵住,房间里弥漫一片。

……

一袭锦衣华贵飘扬四溢的少女倚在榻上,单手支撑着头颅,正悠闲散漫的看着面前一身黑衣劲装的硒邯,语气中带着慵懒之意。

“不知太后娘娘身边的暗卫来此,有何贵干啊!”

硒邯闻言,则是一个拱手,“灵魅小主,如今都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太后娘娘派我前来问一声,不知小主想清楚了,没有是否想要和太后结盟?”

灵魅自顾自的挑了挑指甲,清灵的水眸轻眨了眨几下,很是不在意,“嗯?这个嘛……?”

硒邯看到灵魅还是在犹豫的样子,不禁有些恼火,“难不成小主还没有想好,与太后娘娘结盟那可是别人求之不得的事情,怎么到小主里这里反而变得这么犹豫不决,莫不是你不想与太后结盟?”

硒邯一说,灵魅顺势坐了起来,一拍手,“哎呀,你说对了,本小主还真的不想与太后结盟,你想想,太后她老人家都年过半百了,说难听点,都一只脚踩在了棺材上,要是这个时候本小组与她结盟,说不定哪天太后她一个翻白眼,一脚登天躺进了棺材里,那本小主找谁哭诉去,还是算了吧!”

这话可是灵魅掏自肺腑的真心话,要不是硒邯说了一句‘莫不是不想与太后结盟’,她这句话还真的接不下去。

“你……”硒邯一听灵魅这么辱太后,自己的主子,当下就指向灵魅,怒眉直视。

“灵魅,你不要不识抬举,与太后娘娘结盟,乃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下好了,连小主都不叫了,直接取乎其名。

“哎呀,真不好意思,本小姐从来都不喝酒,不管是敬酒还是罚酒。”灵魅故意扭曲硒邯的意思,伸手端起一旁的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你……”硒邯顿时哑口无言。

“硒邯,我们家小主都已经说了,不想跟你那个一脚都踩进棺材里的太后结盟,怎么?你听不懂人话吗?”站在一旁的灵魅的侍女乐乐,见硒邯不要脸的样子,忍不住骂道。

“灵魅小主,希望你不要后悔……”硒邯最后警告一次。

“本小姐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跟你说过了,是你自己不思进取的来找堵,你又怪得了谁。回去告诉太后,本小主跟谁结盟也不会跟她快要死了的人合作,让太后死了这条心吧。”灵魅一挥手,站了起来,“我西域魅族,不可能做她的走狗,之前的舞魅是个意外。”

硒邯一听,一愣。

灵魅怎么知道之前舞魅和太后合作过?

“想问我怎么知道的?”灵魅似乎洞察了硒邯的想法,说道,“这还不简单,舞魅一死,本小主一上任,太后就派人迫不及待的想要与我达成合作关系,要说之前舞魅没有和太后合作过,本小主才不会相信,你们当本小主傻啊!”

灵魅既然能从众多旁系子弟中脱颖而出,当上魅族的小主,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

见此。硒邯知道多说无益,给了灵魅和乐乐一个警告的眼神之后,转身便灰溜溜的走了。

看到硒邯走了,乐乐终于松了一口气,“哈哈,终于走了。那个老太婆还想跟小主合作简直不自量力。小主已经有紫烨王爷帮助,何须太后帮忙。”

灵魅转向乐乐,睨了乐乐一眼。

乐乐见状,连忙捂住嘴巴,“小主,乐乐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灵魅垂眸,“没有。”

……

当硒邯回到皇宫,太后的慈宁宫时,太后就急着追问。

“硒邯,怎么样,灵魅同意了没有?”

硒邯当下就跪倒在地,“奴才无能,未能劝得灵魅小主同意,有损太后天威,请太后娘娘责罚。”

太后身穿太后服装,坐在贵妃椅上,庄重盛筵,“怎么回事?”

“灵魅小主非但不答应,还辱骂太后您。”硒邯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任务失败的这么惨。

“骂哀家?她骂哀家什么?”太后带着金色的指甲壳,拍向一旁自己贵妃椅子上的把手,生气的说道。

“这……奴才不敢说。”硒邯低头,实在是灵魅骂的太难听了,他真的不敢说出口,就怕太后会震怒。

“有什么不敢说的,哀家恕你无罪,说!”最后一个‘说’字,摆明的是命令的语气。

当然,她是堂堂太后,一贯常用的就是命令。

“是。”硒邯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咬牙,说道,“灵魅说,太后您都一只脚快要踏进棺材里了,万一哪天您一脚归西,她找谁去呀!”

硒邯的话落下,微微抬头,看到的是一脸青一脸红的太后,便知道此刻太后正在隐忍着。

终于太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满地将桌上的杯子全部拍落在地万博体育链接是加拿大(CSC)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万博体育链接网页版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链接网页页面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万博体育链接官网在开发之初就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省去繁琐的麻烦,让您轻松操作。,杯子落地,发出‘嘭嘭’的声音。

“真是岂有此理,灵魅……哀家跟你势不两立。”

硒邯见太后如此生气,但还是弱弱的问道,“太后娘娘,那还要不要与灵魅合作……”

“合作个什么?你没看出来灵魅她已经跟哀家破脸皮了,哀家可不想再厚着脸皮的求她,哼!”

“是。”

“灵魅,你给哀家等着,哀家不会放过你的。”

……

紫烨王府,

房间内,

慕容烨做完事情后站了起来,而坐在床上的苏娜脸色红润,喘着气,可想而知刚才做的‘运动’是多么的激烈。

“娜儿,你的技术不错耶,比上次的有进步。”慕容烨看着这个样子的苏娜,有些不由的戏谑道。

“滚你妈的。”苏娜闻言,一气之下,将一旁的枕头直接扔向慕容烨。

慕容烨连忙接住,扔回给女子,“娜儿,怎么?我夸你还不好?”

“慕容烨,你这叫夸?傻子都能听出来这叫嘲讽,讥笑。”苏娜白了他一眼,不必理睬他。

“怎么?生气了?”慕容烨凑近。

“真的生气了?”慕容烨干脆坐在床边,哄道,“好了,都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

“哼。”苏娜扭头,不理会。

慕容烨,“……”

这……该怎么哄!

“娜儿……”

慕容烨正想着怎么哄苏娜时,女子流光一闪,唇角勾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在男人一个没有留神,就从男人袖中拿出刚才看到的,却又没有看清的荷包。

“哎,娜儿…你……”

慕容烨着急抢过,但苏娜已经将荷包的整个样子看了一遍。

这么一看,苏娜愣住了。

这个荷包……不是她送给灵魅的那一个?

“娜儿……”

“不要叫我,说,你为什么会有这个荷包。不对,这个荷包你是从哪里来的?”苏娜带着质疑的神色看着慕容烨。

慕容烨,“……”

审问?

“娜儿……”

“说呀,你说不说。万博体育链接是加拿大(CSC)设计顾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专业景观工程设计机构,万博体育链接网页版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链接网页页面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万博体育链接官网在开发之初就设计了诸多人性化的功能和特性,省去繁琐的麻烦,让您轻松操作。你敢说你不知道这个荷包从哪里拿来的吗?你敢说你不知道这荷包是我绣的?”

苏娜直视他,那表情很明显:你要是不说,你以后休想有好日子过!

“……我!”慕容烨愣了愣,开口说道,“这是灵魅给我的,说是你送给她的,然后她再转赠给我。”

苏娜,“……”

“你不会和她有什么交易吧?”

慕容烨,“……”还真是猜对了!

“嗯?这个嘛,没有……”

“装……你接着装!”苏娜根本就不相信他。

难怪上次在姻缘庙里,灵魅跟她示好,而且还要双方交换贴身信物,原来灵魅打的是这个主意。

“说吧,你跟灵魅合作什么?”苏娜双手环胸,等着慕容烨如实禀告。

这个灵魅,她迟早要找她算这笔账。敢算计、利用她?

“也没有合作什么,只不过是帮她清除些麻烦,小事儿而已。”

“哦,小事儿而已!”苏娜点点头,很是明了的样子,然后,眨眼的工夫就对男人怒道,“说,你这一个月都干什么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王府的,连出都出不去,你有没有下令将‘任何人不许出去,一旦要出去就得经过王爷或青枫的命令’给解掉。或者,你在旁边加上‘除王妃之外’也可以呀!”

慕容烨,“……”

转变的这么快!

慕容烨愕然了!

“说话呀,你不说话是几个意思?”苏娜拍了慕容烨的手一下。

“哦,好。”慕容烨回声,点头。

“这还差不多。”她终于可以出去了!

“对了,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慕容烨想要了龚永贸的事情,说道。

“等等……”苏娜先插嘴,“你确定你这是商量,而不是直接吩咐我?”

“……”好像说‘商量’似乎是‘吩咐’。不过说是‘吩咐’那也不尽然。

“这个嘛,我跟永贸说好了,让你找个时间向姜国公府下一张请帖,请欧阳蒙来王府做客,反正你与欧阳蒙也聊的来,就让你来做这个媒人。”

若是将这门亲说成了,永贸一定会感谢他这个好友的。

“你这不就是吩咐嘛?”幽怨的目光。

“不是,是商量的语气通知你,已经答应人家了,不能反悔。”慕容烨肯定的语气。

“好吧好吧!”

……

姜国公府,

自从上次‘牡丹才艺比拼’的时候,欧阳蒙震慑了欧阳青,所以就一个月来欧阳青也不敢来找麻烦,欧阳蒙倒是乐得清闲自在。

此时欧阳蒙的院子里,

丫鬟音儿从外面小跑进来,看到自家小姐正在晒着早晨刚露出来的阳光,停下了脚步,悄悄的走上前去,“小姐,‘永福客栈’出事了。”

“嗯?”欧阳蒙轻‘嗯’一声,不过这一声却带着丝丝压力,“怎么回事!”

“回小姐,今早有几个永福镇的小混混来客栈吃饭,小姐您说过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都喜迎八方客。可是就当他们吃完饭店小二想要收银两时,他们突然纷纷倒地,声称是吃了我们‘永福客栈’的东西才肚子疼,不但不给饭钱,反而要我们赔偿他们的医药费。”

音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欧阳蒙讲了一遍,最后还有些愤愤不平,“小姐,我们‘永福客栈’在永福镇开了将近六年,这六年里都没有出现一点问题,怎么他们一来就出现问题,这分明就栽赃陷害。经他们这一闹,我们客栈的声誉下降了许多,小姐,再这么下去……”

音儿还想要说什么,欧阳蒙就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好了,跟了我这么多年,脾性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音儿闻言,低头,低喃道,“是小姐,音儿知错了。”

“最近永福镇可发生什么事情?”欧阳蒙问道。

她不相信她一手创建的‘永福客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一些挑衅,定有什么时候发生。

永福镇是在京都旁边的一个城镇,不大不小,但发展的也算可以。

“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在我们这条街的旁边的那一条街,新开了一家酒楼,规模还挺大的。”音儿如实禀告。

不过,对于她们已经开了将近六年时间的客栈,那家酒楼应该影响不到她们。

“新开了一家酒楼?”欧阳蒙说着,从榻上站起来,皱了皱眉头,“那家酒楼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富康酒楼’。”

“‘富康酒楼’?莫不是你?”欧阳蒙沉思,在原地似自言自语。

“啊,小姐你是说是‘富康酒楼’捣的鬼?”音儿震惊。

“现在还不清楚,去看看再说。”欧阳蒙从怀中拿出一条面巾蒙在脸上,然后对着空中唤道,“来人。”

“小姐……”

话落之际,一个身影落地。

此人也是蒙着脸,不过单看这身影,只觉得此人与欧阳蒙的身形很像。

“切勿露出破晓。”交代了一声,欧阳蒙领着音儿翻墙走了。

之前欧阳蒙凡事要出去,都找人代替自己,以免让姜国公府的人发觉她不在。

与此同时,欧阳蒙前脚刚翻墙出去,后脚左相府龚永贸已经得到消息。

左相府内,

本来正戏弄着小池里小鱼的龚永贸听到属下的回报,眸光一闪。

欧阳蒙她出去了?

这可是她自从‘牡丹才艺比拼’之后,第一次出门。

“继续跟踪。”下达了一个命令之后,龚永贸则是站起朝房间走去。

他这是想换身衣服,出去与欧阳蒙来一场‘偶遇’。

看来也不需要烨和苏娜的帮忙了!

……

而走出姜国公府的欧阳蒙带着音儿来到大街上,由于她蒙着脸,所以别人根本不知道她是谁?是哪家的千金。

而就在大街上,欧阳蒙感觉不对,总觉得身后有人在跟踪自己,让她感觉十分不舒服。

“音儿,有人跟踪。”欧阳蒙小声的和音儿说道。

“小姐,我也发现了,那我们怎么办?”音儿也同样小声的回道。

“分开走,永福镇门口见。”

“是。”

对话结束后,音儿离开欧阳蒙的身旁,而欧阳蒙则是钻进了人群里。

凭借着她过人的本事,欧阳蒙利用人群,顺利的甩开了身后跟着的跟屁虫,自己独自一个人使用轻功往城外蹦去……

而经属下通报赶到的龚永贸就悲催了。

“左相,我们的人跟丢了。”属下垂头丧气的立于左相的身后,低着头,说道。

他真的没有想到,他们的人居然会将一个女子给跟丢了。

“跟丢了?”龚永贸低沉的声音响起,“你跟本相说,你们跟丢了?嗯?”

一声‘嗯’字,足足表明此时的左相心情很是不佳。

“属下无能,请左相责罚。”那属下连忙跪地。

而龚永贸却不为所动,良久,左相居然开怀大笑,“哈哈,不愧是本相看中的女人,有两下子。”

那属下,“……”

左相这是不罚他了?

似乎看穿了那属下的心里想法,左相道,“没用的东西,回相府领罚!”

“……是!”

……

紫烨王府,

“王爷、王妃,左相大人在茶厅等您们。”

盎瑟的禀告使苏娜头疼,她看向慕容烨,“左相怎么又来了,昨天来了不说,今天又来,不会这段时间,他要天天来我们王府报道吧!”

被龚永贸烦的头疼,苏娜似乎忘了与慕容烨存在的关系,居然说出来‘我们王府’这四个字。

然而听到苏娜的话,慕容烨心里则是有一点点小小的窃喜。看来娜儿已经渐渐的将她自己融入到他的生活中,居然会说出‘我们’两个字。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们去看看吧!”

“要是你去,我可不去。”

慕容烨,“……”

“怎么了?”

“我这几天几乎是天天见到左相,烦都烦死了。”苏娜不悦。

龚永贸当紫烨王府是他家啊,三天两头的往这儿跑,慕容烨不嫌烦,她都嫌烦。

“你不去可不行,左相找的可是你我二人,你不去,就让我独自前行,好意思吗?”慕容烨翡翠般的双眸眨了眨,直盯盯地看着苏娜。

苏娜,“……”

慕容烨这是跟她在卖萌?

“好吧,去就去。”

……

永福镇,

“小姐……”

音儿看到自家小姐,连忙上前。

“走,去看看。”欧阳蒙冷冷的说道。

“是。”

二人从‘永福客栈’的后门进入,来到客栈的顶层,这里可以观赏下方一楼,只见下面已经吵成了一片。

“哎呀,我的肚子好疼呀,你们的东西不干净。”

“就是呀,欺负我们是生客是吧,故意把坏的东西给我们吃,你们太坏了。”

“肚子好痛,你们赔钱,什么东西,吃的肚子疼。”

闹事的一共三个人,都是刚才说话的那三人。

欧阳蒙望向下方,嘴角勾出一丝讽刺的笑。

呵呵,居然还敢跟她玩这种把戏?

“哎哟,痛啊!你们。快赔银子,不然,我们去官府告你们,说你们的食物不卫生,让官府查封你们。”一楼的人还在叫嚣。

这时,一个小二模样的人指着躺在地上的装模作样的三人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们说谎,我们的事物饭菜根本没有问题,是你们自己骗吃骗喝,还在这里叫嚣。”

“胡说。”一个脸上长刀疤的人一手捂着肚子,说道。

“对,你们分明就是想害死我们,这是什么饭菜呀,疼死了。”另一个脸上狰狞的人也是依然的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指着桌上的饭菜,怒气横生的说道。

“不可能,我们的饭菜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你们肯定在吃我们的饭菜之前吃过其他的东西,这根本就不赖我们,你少血口喷人。”小二自然是维护自家店主,立即反驳。

“哎呀,你们还耍赖,大家快来看看,大家快来看看,‘永福客栈’的饭菜想要毒死人啊!”地上的三人嚷嚷起来。

这么一嚷嚷,不管是在店里的还是从‘永福客栈’门口经过的人纷纷都停下了脚步,驻足观看。

他们那些小老百姓当然是哪有热闹就往哪凑。

“你们大家可要为我们评评理呀,‘永福客栈’的东西不干净,反而还怪我们之前是不是吃了别的东西。”

“但是,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都是空着肚子来这里吃饭的,哪里还会吃什么东西,‘永福客栈’的名声传遍永福镇,可是现在呢,人家却拿出不干净的食物来给我们吃,大家看看,你们以后还敢来这里吃饭吗?”

“就是呀,哎呀,我的肚子啊。”

地上的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使围观的众人疑惑纷纷,到底还是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会这样,‘永福客栈’可是我们永福镇的一家最好的客栈,里面的食物也是好的,怎么会出现不干净的食物?”

“就是,难不成‘永福客栈’自以为在永福镇站住了脚跟,所以就不管我们的死活,拿出脏东西来给我们吃?”

“很有这个可能,没有想到‘永福客栈’的老板心肠这样黑……”

……众所说说。

而地上的三人听到旁边周围的小老百姓的话,都在心里露出了窃喜。哈哈,‘永福客栈’今日怕是要完了。

名声倒地,以后就再也立足不了永福镇。

“你们不要乱说,我们‘永福客栈’绝对不会出现任何不干净的东西。”雨露,是这家店明面上的老板。

“放屁。”地上的三人其中一人吐出脏话,“没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你倒是就嘴上说说,你怎么知道你下面的人会怎么做,你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就是吃了你这家店的东西才会这样的,那你又怎么解释?”

“愈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又怎么肯定是吃了我的东西才会变成这样的。”雨露咄咄逼人的问道。

“本来就是吃了你的东西,在此之前,我可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不是因为‘永福客栈’事物还是因为什么?”

一旁看戏的人又窃窃私语起来,

“按这样看来,恐怕就是吃了‘永福客栈’的事物。”

“哎,真没有想到‘永福客栈’也会耍这种勾当,想要毒死我们小老百姓。”

“胡说,我‘永福客栈’六年的根基,难道大家还要相信这三个面生的外人,诋毁我‘永福客栈’的名声吗?”

这时,一声清冷的声音从顶楼传来,穿透了整个一楼大堂。

“谁呀?”

“是谁?”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只见一名白衣女子,立于围栏旁,女子面带面纱看不清容颜,但那清冷的目光,足以表明她并不是好惹的主儿。

一楼地上的三人纷纷对望一眼,一副疑惑的样子。

而在旁看戏的一群百姓也是互相对望,这是谁呀!

欧阳蒙面纱下的唇瓣勾了勾,身子突然一轻,直接借力从顶楼一跃而下,缓缓的落在一楼地面之上。

“小姐。”雨露见状,连忙走上前去,唤了一声。

“你是谁呀,你凭什么说我们胡说,你才胡说呢。”脸上有刀疤的那人又说道。

欧阳蒙凌厉的目光扫过地上的三人,而地上的三人则是感觉浑身一颤。

这娘们的目光好犀利。

“各位父老乡亲,你们好,许是因为你们从来没有见过我,但我却认识你们。现在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永福客栈’背后的主子。”顿了顿,欧阳蒙又继续说道。

“我相信各位父老乡亲应该也是将信将疑,但是我要说的是,自打我成立‘永福客栈’起,就没有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我打开大门做生意,欢迎的是广大东西南北客,只要是客人我‘永福客栈’无一不欢迎。相信大家对我‘永福客栈’也是很了解的,难道你们就因为他们的言辞,而否定了你们这些年的相信?”

“这……”

“也是,我天天来这个吃饭,也不见得肚子疼啊!”

“是啊,我也刚刚吃了这里的东西,肚子还是没有反应啊,现在浑身上下都挺舒服的。”

经欧阳蒙这么一说,许多将信将疑的人都不怎么相信地上三人所说的话。

而地上三人见自己之前的话都白说了,在心里气恼的不得了。

“哼,你别以为这么说了,你就可以逃脱嫌疑,但是我肚子疼可是真的,这你又怎么解释?”一人反应过来,虽然不敢直视欧阳蒙,但还是问道。

而欧阳蒙也不慌不忙,“我不知道你们这么做是有什么目的,但是,‘永福客栈’这么多年的信誉在那里了,任凭你三言两语花言巧语的说,都改变不了。”

“至于你为什么会肚子疼,难道就没有别的其他因素吗?哦,假如在大街上,我与你擦肩而过,我突然不小心摔倒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污蔑你,说是你将我推倒的?”

欧阳蒙言之凿凿,振振有词,大堂之上突然鸦雀无声,只留下女子清冷的声音在那回荡。

“我……”三人突然说不出话来。

“还有,大家看,之前还疼的死去活来,现在却没事人一样坐在地上,我相信大家也都是明白人,难道就看不出其中的猫腻呢?有人看不惯我‘永福客栈’自然想要找各种理由挑拨。”

欧阳蒙这一句话令地上的三人纷纷地红了脸,不知所措。

“还不快走,难道让我请你们出去不成?”欧阳蒙一声冷喝,吓得地上,三人连滚带爬的爬起来就向门口跑去。

看着他们屁股尿流的逃走了,欧阳蒙唇角勾了勾,然后再看一下仍然在围观的众人,轻笑开口,“大家也看到了,他们这是看不惯我‘永福客栈’独占一方,想要毁我名声,却却未曾料到会被瓦解。”

“想必大家站了这么久,也都累了,乏了,不如这样,大家都来我‘永福客栈’吃饭,今日的饭菜我一人全包了,大家可以免费的尽情吃。我保证我的事物绝对干净、卫生,若是大家吃后身体有什么不适尽管来找我,我自然会查清楚,查明结果之后定当全力付给你们医疗费,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对于京城里的大户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永福镇的百姓来说,确实相当于一两个月的生活费。

卧龙亭